当前位置:首页>二手房>刘志丹重返照金苏区

刘志丹重返照金苏区

更新时间:2019-07-12 05:23:20 浏览量:538

1933年10月4日,正值农历八月十五,刘志丹一行出现在照金群众面前。根据地领导、红军临时指挥部负责人、游击队领导以及先回到照金的红二团战友们以及广大照金苏区群众看着历经磨难平安归来的他们,百感交集、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志丹回来了”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在刘志丹等的领导下,照金苏区迅速投入到反“围剿”斗争中。

突围出来的部队做出返回照金、继续革命的决定。数日后,王世泰和刘志丹在石头峪后山重逢,一行人朝着华县方向运动,两天后到达华阴庙的南山梁豁口,夜宿半山坡。天亮后,部队继续西行,三天后又转回坝龙庙一带。在这里,有人向当地民团泄露了刘志丹等人的身份。紧急关头,刘志丹沉着冷静,带领一行人机智地绕过敌人封锁,逃出险境。几天后,刘志丹等人在箭峪后沟碰到中共陕西省委派来营救红军的黄子文以及渭南县委地下党的同志,在向导的引领下,他们连夜下山,天亮前到达黄麓口,找到党组织。

1933年7月10日,红二十六军二团部队在陕西蓝田县张家坪遭敌突袭,红二团战士经浴血奋战,分三路突围。刘志丹带领一部分战士沿公路突围几公里后,调头上了终南山,到蓝桥一带,又由蓝桥向北辗转于深山密林之中。

昨日上午,一架从三亚飞往武汉的航班正在航行途中,一名男乘客起身进入卫生间。当该男子打开卫生间的门出来时,正在机舱后部的机组人员闻到一股明显的香烟味道。工作人员随即询问该男子是否在卫生间内吸烟,男子起初予以否认,但工作人员坚持要男子将香烟及火种拿出来,男子见抵赖不过,只能将香烟及火柴交出来。

西宁人幸福吗?2018年3月7日,央视CCTV-2财经频道《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发布之夜”给出了答案——在2017-2018年度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的直辖市和省会城市评选中,西宁名列全国第二……

如果年轻人油脂分泌旺长痘痘,用点洗面奶或者热水去一下油脂,每天一次,这是合理的。但不要去油太勤,你会发现脸上会出现其他皮肤问题,根源是清洁过度破坏了皮肤屏障。

尽管如此,还是需要有一部明确的法律来规范包括语音、肖像等在内的AI新产品和应用,使其只能向善行善,而非向恶行恶。

前面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近路,从蒲城、富平、耀县走;一条是远路,经蒲城、白水、洛川、富县、甘泉、保安、会水、宁县、正宁、耀县10县。刘志丹考虑到近路哨卡林立,封锁严密,提出选择远路,得到赞同。一行4人西进保安,经大凤川,两天后至合水县包家寨。由包家寨动身进子午岭,途经五亭子、芦包梁、艾蒿店、马栏川、老爷岭,顺桥山山脉南下,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安全返回照金。

渡河后,刘志丹一行先后来到白家庄。在白家庄期间,刘志丹带领同志们白天发动群众,夜间出外打土豪劣绅。一天,当地地下党组织报告,敌人两只满载给养的船,搁浅在白家庄南边的河滩上。刘志丹等立即决定夺面粉救济群众。王世泰、白思堂、张我公迅速行动,带领数百名群众赶到现场,成功夺取敌人的面粉,全部分给群众。

此次行动后不久,在地方党组织的帮助下,刘志丹、王世泰、黄子文、曹士荣一行4人,买来衣服及其他物资,将枪支藏在箱底夹层之中,打扮成货郎模样,沿山路继续北返照金。

在黄麓口,刘志丹、王世泰等在当地党组织的引领下,为民除害,处决了恶霸宋宗武。次日晚,在地下党员王杰的引导下,刘志丹、王世泰一行来到华县赤水镇。在赤水渡口,敌人布置了重兵把守,盘查森严。为了确保刘志丹的安全,渭南县委同志反复研究后决定:派几名水性好的地下党员,夜间护送刘志丹、黄子文、曹士荣泅渡;王世泰和李胜云(黄子文的爱人)假扮夫妻,以走亲戚为借口哄骗敌人,从渭河渡口携枪过河。

人民网北京3月5日电 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前,2019年两会首场代表通道开启。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咸宁白霓镇大市村党支部书记程桔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到,在脱贫攻坚的一线看到有一些贫困户,他们没有什么劳动技能,没有什么出路,劳动能力又比较弱,又要照顾家庭,这种情况在村里入户的时候碰到很多,在家里接送孙子上学的婆婆,照顾重病父母的媳妇,还有行动不便的残障人士,他们都有非常强烈的工作愿望。经过联系,当地的制作卫生棉布的企业到村里建了一个扶贫车间,让村里10多个贫困户在里面上班,让贫困群众到扶贫车间上班,既能让他们在照顾家庭的同时又有一份额外的收入,这也是得到他们一致好评的。像这样的车间在县里一共有30个,先后为1500多人安排了就近就业,其中贫困户有800多人,老百姓都说扶贫车间建在他们家附近之后,他们现在讨论生产技能、到车间上班的人慢慢变多了,打牌的现象就慢慢变少了。

熊女士的外婆名叫张水云,81岁,外公名叫王永智,83岁,家住西安高陵区。2月14日,王永智特意给了熊女士小姨王小莹一个500元的红包,说:“去帮我给你妈买一束玫瑰花、一盒巧克力,剩下的钱是给你的跑路费。”

而在电影制作上,阿里影业认为合制是出路。李捷认为,中国的电影商业模式是针对C端(用户端)的,他解释称,这意味着买单人是用户,而中国只有10%到20%的电影能盈利,5%的电影能成为爆款,在这种情况下团队的质量和导演的能力直接决定了电影的质量,“优秀的导演不会给平台打工,即便签了导演约,也是相对松散的合约“。

挂号网

上一篇:“校本课程”:玩着闹着学英语
下一篇:贡献巾帼力量 南宁13名“女神”5个先进集体获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