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买书如山倒,做书如抽丝:图书编辑生存报告

买书如山倒,做书如抽丝:图书编辑生存报告

时间:2019-10-25 18:07:07 热度:4081

俗话说,买书是座山,读书是一根线。爱读书的人可能不知道,但写书就像吐丝,就像分娩。一本书负责任的编辑就像一本书的“亲生父母”。

我们经常取笑图书出版是一个夕阳产业,图书编辑太穷太难了。虽然普通中国人一年只读七八本书,但是仍然有足够多的人喜欢书。虽然图书出版业的蛋糕很小,但它也很小而且很有技巧。当书法家不能发大财,但也有它自己的幸福。本期《逆向流行》邀请莫铁文志图书的年轻编辑访问诺斯和《制作图书》公开号的主要作者魏森耀,以揭示年轻编辑的真实生活,以及出版业的知识和秘密。

01

关于一本书的编辑的每个笑话都太真实了。

关于一本书的编辑的每个笑话都太真实了:

“我以前的对象是编辑,每月4000元,996元。我没有时间每天加班。我必须写微博来帮他卖书。直到我认识他之后,我才意识到世界上仍然有低成本的工作。我毕业于一所大型大学,获得硕士学位,英语掌握良好。我看了很多丑陋的书和电影。我有很高的文学造诣。我每天都努力修改手稿、校对、选择主题、组织活动、从事营销、撕毁和强迫。我每月花4000元,给一本卖得很好的书增加了1000元。”

有许多日本影视剧谈论书籍编辑的生活,如带有宁静滤镜的《船的编年史》(The Chronicle of a Boat),带有血液滤镜的《重印出来》(Reprint Out),以“换衣为主,阅读手稿为辅的《校对女孩》。《天才》的金牌编辑马克斯·珀金斯(Max Perkins)推出了菲茨杰拉德、海明威和沃尔夫等多位作家,引发了20世纪美国文学革命。然而,这位金字塔形的编辑离我们的生活仍然太远。

三角洲电影《天才》剧照

对于一个普通的年轻编辑来说,如何制作和出版自己的书是当务之急。

02

捆绑营销算不算编辑的不合格?

《出书》公开号的第一作者魏森耀(Wei Senyao)分享了一个畅销书编辑在营销方面工作有多努力的故事:在怀孕期间出版新书的全国巡演中,登台前换上高跟鞋就像换上战靴一样,仿佛是时尚界的性感女神,甚至讲了三个小时来征服所有观众。全面训练后,心情不好的作者可以在早上陪聊天陪唱k歌。这是顶尖编辑的日常生活,他们年收入数百万美元,热爱自己的工作。

莫铁文志的编辑余蓓说,在本世纪前10年,一本书的平均销量是数万册,而这两年的平均销量是2万至3万册,这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目前,10万元已经进入畅销书的门槛。他的小说《方思琪的初恋天堂》在“我也是”运动中非常有影响力,发行了60万册。它在新作品中绝对受欢迎,但与过去数百万本畅销书籍相比,它仍然相去甚远。

近日,台湾作家甘·姚明的长篇小说《来自一般冬天的夏天》在北方出版时,许多人批评这部小说《丑陋》和《方思琪的初恋天堂》是“完全不是一个水平”和“营销邀请天堂”等等,因为营销文案因销售“方思琪的同伴作品”而遭到网民的攻击。余蓓解释说,《方思琪》已经是顶级ip了,本来想借她的一些光来推动另一部好小说,因为两部都涉及性暴力的话题,所以营销文案说:“如果你读过方思琪的故事,那你一定不能错过这本书。”然而,普通读者不太可能会购买它。毕竟,为这部小说献出生命的社会事件林韩毅和纯粹的文学作家甘姚明之间在接受度上存在差距。

与他们的前任不同,今天负责任的编辑也必须在某种意义上承担营销任务。正如小田吉里·乔(Odagiri Joe)在日本戏剧《再版》中所说,最终读者仍然是编辑的衣食父母。一本书的制作周期可以持续几年,但是为了赶上热点,它也可以在闪电中出版两周。

△日本戏剧《重印》截屏

即使我再次打出感情牌,我也不得不不好意思地承认,书籍仍然是一种商品,依赖其他行业的流动来进行反馈也很常见。东北作家班宇的小说《冬泳》很受欢迎,因为它是由易烊千玺推荐的,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余蓓说:“我们渴望明星们多读点书,推荐我们的书。”。

03

你的腰这么笨,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有些人简单地称书籍的腰封为“妖风”。

自上世纪末以来,在大陆跳舞的恶魔乐队成了今天集体嘲笑的对象。然而,资深出版商聂振宁在文章中回忆道,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出版业是重点图书的唯一出路——要么是获奖,要么是计划畅销。腰封的方法最初是从日本学来的。日本图书腰带的崛起与20世纪80年代日本图书产业泡沫的进程同步。最典型的表现是图书行业已经转向商业化,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激烈的市场竞争,甚至不真实的幻想营销。

三角洲“恶魔风”

你一定见过许多愚蠢的腰封。虽然腰封很傻,但它确实有助于销售。毕竟,大多数人都是随意买书的。因此,小王子(如虞丘和梁文道)诞生了。当然,也有书籍编辑不做傻乎乎的腰封,坚持让书籍闪亮。然而,那种腰封被吹上天了,而且文字也很可笑。大陆、香港和台湾有许多书。

世纪之交,中国的书籍封面特别“抢眼”。例如,《洛丽塔》的封面汇集了欧美各种各样的美丽男女。这就是本世纪末私营出版业起飞时出现的“书商模式”美学。胶水剪刀可以组合成一本书,从出版社购买一个书号就可以卖出数万册或10多万册。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山寨图书和假书以惊人的速度生产并大量销售——许多读者甚至不知道他们已经购买了“假书”。

04

无论谁写了诺贝尔奖作者的书,他都中了彩票。

反向流行录节目当天,正赶上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