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培养“财商”很重要,但教给孩子和钱相关的东西时,究竟该教些什

培养“财商”很重要,但教给孩子和钱相关的东西时,究竟该教些什

时间:2019-11-05 18:23:38 热度:3989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22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是“金融商人,新时期的必修课”。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温/刘周燕

美国老师鲍勃给学生上了一堂金融和投资课。

赵坤华的女儿蔡尧在小学五年级。一个小玩具在班上很受欢迎。学生们不知道在哪里买。蔡尧在网上找到了它,并以每本增加两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学生,收入超过十美元。赵昆华感到惊讶的是,她的女儿郑重地与一名“顾客”签署了一份单独的协议,大意是“销售不予退款”。如果玩这个玩具影响学习,被老师没收或批评,或者有其他不良后果,那和我无关。”

蔡尧说他和这个小朋友没有多少联系。他总是拒绝听老师讲课,因为害怕出现问题时会“争吵”。从事金融业的赵昆华在一次事故后告诉女儿:“你的出发点是对的。这与她母亲在工作中签署的合同没有什么不同。这一切都是为了在交易中保护自己。”她感到遗憾的是,这一代人对金钱和经济的观念比以前强得多。赵坤华开玩笑地问女儿,如果她有100万元,她会花多少钱。她女儿的回答也让她吃惊:她会先拿出一笔学费,然后报名参加一个学习如何投资的班。

赵昆华和她的丈夫都从事与金融相关的职业。他们谈论工作时从不回避他们的女儿。她总是对“审计”感兴趣。蔡尧易图学校也是北京一所具有创新教育理念的小学,提供青少年经济课和“易图”市场等课外活动,培养儿童从小对经济的理解。蔡尧的早熟有其自身的原因,但这不是一个例子。儿童财商的培养已成为全社会的热门话题。

仲孙是青年理财教育领域的专家和先驱。他曾参与多项线下和线上金融课程的研发,目前在北京慈宇社区青少年服务中心工作。他告诉本报,他以前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发现理财知识书籍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尤其是2000年左右翻译成中文的《富爸爸,穷爸爸》在美国的流行,这已经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大概在2005年,中国开始了国家财务管理的时代。“在今天的中国,一个人和他的家人必须做出的财务选择与过去相比是革命性的变化。许多成年人发现自己毫无准备。”仲孙说。家长们意识到下一代从小就需要有金钱的概念,由此带来的巨大需求也促使仲孙进入金融扫盲教育领域。

什么是金融商人?总之,它是培养“做出明智财务决策的能力”。仲孙认为,父母通常使用“财商”的概念,金融体系中的人被称为“金融素养”,教育体系中的人被称为“金融素养”,但实际上英语的对等词是“金融素养”,这是一个在国外具有相当规模的教育领域。2009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倡导了一项国家金融教育战略。目前,50多个国家已经发布并实施了相应的教育计划。英国在2014年规定,公立学校的学生在校期间必须接受金融扫盲教育。2016年,美国51个州和特区中有45个将个人理财教育纳入基础教育课程标准,其中17个要求高中开设必修课程。芬兰最近引起了中国人的极大关注,也是世界上金融素养教育最成功的国家之一。2012年,著名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将金融素养作为测试内容之一,引起了各国教育部门的关注。

研究表明,影响儿童理财知识的主要因素是家庭环境。如今,中国相当一部分金融知识教育也是在家庭内部进行的。赵坤华只是希望把教育融入生活,这样孩子们就能理解经济原理,同时有正确的行为指导。我女儿买了一台微型打印机,学校里经常有讲座、戏剧和其他活动。印刷卡片可以用作提词器卡片。我女儿想以每个10美分的价格卖给她的同学。赵坤华首先鼓励“寻找需求,匹配需求,这是赚钱的核心逻辑”,然后引导她建议是否可能不要钱,“为了赚钱,也为了友谊,钱只是一个衡量单位”。我女儿认为这很有意义,有义务帮助每个人打印小卡片。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他给他的女儿写了许多信,其中许多信都涉及到金融意识的培养,并且在被编成一本书后很受欢迎。

然而,仲孙认为金融知识教育绝不应该是家庭事务。除了少数从事相关行业的家长外,事实上大多数家庭发现很难提供有效的金融教育,家长过时的观念甚至可能构成错误的指导。中国人民银行2015年发布的报告明确指出,大多数成年消费者的知识和技能相对局限于传统金融工具,如储蓄和银行卡,它们与当代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脱节,新一代儿童在后一种环境中成长。仲孙还发现,更多家长对金融知识教育的态度“重要但不紧迫”,而且时间通常花在对短期利益有直接影响的英语和奥林匹克数学上。然而,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金融素养教育有一个“时间窗口”。3-5岁儿童理财知识的培养将增强他们的自我管理能力。6-12岁儿童的教育应侧重于培养财务习惯和规范。13-21岁是学习金融知识和提高决策技能的最有效时间。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后天就会用一半的努力来补课。

更根本的是,金融知识教育不是家庭事务。近年来,2008年金融危机是世界金融扫盲教育兴起的重要背景。各国政府开始意识到,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看,不能为每个公民培养信用意识、风险意识和财务规划,最终将导致整个社会的系统性风险。仲孙一直主张金融扫盲教育也应纳入中国的公共教育体系,并应在义务教育阶段进行。“对政府来说,这是对人力资本的投资,回报是避免社会问题和促进家庭福利。”新加坡是世界上第一个在公共教育系统中普及金融扫盲教育的国家。仲孙认为,“这反映了一个务实国家的态度”。

王佩的女儿4岁,在深圳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学习。王佩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获学士和硕士学位。他在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投资银行部和股权部从事投资和并购已有十多年。

王佩有一位总统的朋友。他的孩子在小学二年级,他已经谈到了中美贸易战和财产税。我女儿的同学和父母打算给他们的孩子上一堂关于“投资原则”的课。父亲是一名基金经理。王佩开玩笑说他也应该上这门课。“我的大多数同学都不是通过投资赚钱的。我非常好奇如何教四五岁的孩子投资。”同事和朋友都很重视孩子理财素养的培养,但王佩也在思考教孩子理财时应该教些什么。

金融素养教育作为一个新兴领域,仍在逐步建立自己的标准。直到2018年,中国才出台了该领域的第一份规范性文件《中国金融素质教育标准》,该文件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和主要大学牵头,学者为主要起草人,顾明远等知名学者为咨询成员。业内人士认为,这可以理解为“半官方”标准。

该标准有五个维度:收入与消费、储蓄与投资、风险与保险、制度与环境、财富与生活。每个维度又进一步分为知识、技能和态度三个目标,分别制定了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不同学生应掌握的具体水平。该标准大量借鉴了国外成熟的研究成果,也有许多本土化的变化。例如,遗嘱认证问题是美国金融知识教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但出于文化考虑,它已从该标准中删除。

然而,这个标准只是一个“光杆标准”。相应的教材和课程设计仍在研究中,具体的实践经验才刚刚开始。少数概念先进的地区开始在教育部的领导下进行试点。例如,广州、上海浦东和北京朝阳区的教育部门与当地金融机构合作开展课程项目。此外,学校与社会机构合作。教师通常是金融行业的企业志愿者。有时大学生也来当小老师。例如,自2014年以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开设了“金融素养教育”选修课。课程结束后,本科生将去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给初中生讲课。然而,这些只是“小火花”。仲孙还认为,这些临时精英教师很难在全国范围内普及,所以他目前的努力是开发网络平台,让人们认识到金融素养教育不仅关乎技能,还关乎品格。“推迟会议和坚持预算反映自律,支出和债务管理培养责任感,参与市场意味着容忍和接受不确定性。”

王佩也开始将经济思维融入他4岁女儿的教育中。“纯粹的金融业务太有限了。经济学能给孩子们的是分析工具和思维方法。”她还被邀请到女儿的幼儿园做经济学讲座,她决定把重点放在对基本概念的理解上,其中之一就是“效用”的概念。“为了最大化效用,我们必须做最有效的事情,这需要在做出选择时进行理性分析。但是这种效用应该是个人幸福,而不是财富本身。金钱只是一种衡量工具。如果孩子们明白这个事实,他们就不会相信财富。”王佩说。在她看来,如果孩子们从小就能掌握真正的经济原则,而不是一套庸俗的经济学,他们就不会变得功利,而只会变得理性。

鲍勃也有同感。鲍勃是美国一个数十亿美元资产委员会的主任,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教师。他每年都来中国,在ddc(天乐勤教育)举办的学术夏令营上提供金融和投资课程。他表示,如果学生课后只能记住一件事,他也希望理性:“坚持审慎投资和风险控制的原则,与短期高风险投资策略相比,可能会导致利润放缓,但从长远来看,这肯定会带来更大的成功。”

上周末晚上,王佩的女儿和她的朋友玩累了后想吃冰淇淋。王佩耐心地引导她分析当时吃冰淇淋和第二天放学后吃冰淇淋的好处和风险。女儿终于意识到晚上肚子饿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麻烦,并最终自愿第二天吃,以降低风险,提高收益。看到女儿能够学会运用理性来克服直觉和情感,王佩觉得她的教育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然而,如果训练是如此合理,它会延迟孩子成为艺术家吗?王佩并不担心。她认为也许情感是天生的,但理智必须培养。此外,两者之间没有矛盾。“理性也有美!”

至于未来的发展,赵坤华和王佩都没有想过孩子也必须走金融相关的道路。王佩说:“这不再是朝阳产业。人工智能技术早就取代了银行业。商业银行甚至下降了。我当然不希望她将来没有创造力就做这样的工作。我希望理性的训练能让她做能创造更多资源的事情。”

(感谢李浩在本文中的帮助)

[推荐阅读]

母亲的孩子上中国科技大学的低年级,但坚持认为孩子不是天才。那为什么她的孩子能和天才联系在一起?

硅谷一位中国父亲的教育选择:没有人能用过去的经验把他的孩子带到未来